平线

天天摸鱼_(:з」∠)_

【忘羡/原著向】故人

这十三年间,蓝忘机总是会忆起那个令他魂牵梦萦的人。
 
那人有一柄轻灵的剑,并一杆墨黑的笛。笛梢系着的赤红穗子飘飘荡荡,颜色与发间垂下的发带同样炽烈。
 
那人会笑嘻嘻地唤他的字,唤他的名,唤他”忘机兄”,也半开玩笑地唤过他“蓝二哥哥”,即使等不到回应也没有关系。
 
但魏无羡说,蓝湛,看我,快看我,他却也真的回了头。
 
他也曾觉得魏婴性格跳脱,难以管教,也曾告诫自己不可与他接触甚密,却终是难以自持,挣扎又默然地关注那人的一举一动。

这也许是因为魏婴是第一个触了他抹额的外人;也许是因为他知晓魏婴嬉皮笑脸的外表下,其实有一颗炙热真诚的心;也许是因为藏书阁前那一树玉兰熙...

之前的大小姐不小心撕坏了 emmm
于是打算再买一支_(:з」∠)_
最后悄咪咪地在最下面找到了仅存的两支(。
一支拿走了 另一支默默摆在了最上面
深藏功与名 溜了溜了/手动滑稽

感谢这只jio克 让我圆了在湖景村找到地窖的梦想qwq

猫安静地卧在那里,体表温热,随呼吸起伏,长而纤细的胡须偶尔柔和地震颤,仿佛正喃喃低语着一种令人安心的咒语。它有着墨色竖瞳的金黄眼眸半阖,锐气尽数收敛,只余颜色与周身同样温暖的皮毛柔软地搁置,虎斑花纹的尾巴微微蜷曲。它的耳廓线条脆弱,被毛发轻轻掩住,似笼罩上一层轻浅的雾气,看不真切。

吸猫使我快乐٩( 'ω' )و

【斯哈/SSHP】假设救世主是小姐姐③

»OOC预警,手癌预警
»当时读1的时候就在想这场比赛的情景ww
»开头是捏他哟_(:з」∠)_
»以下正文√

//   

    
        不可避免,略带苦涩的青草气味总让他想起爱情受阻后的命运。刚一步入人声鼎沸的魁地奇球场,西弗勒斯·斯内普就察觉到了这种味道。

  霍格沃茨储藏室中的老旧扫帚之一被他紧紧攥在手中,仿佛不满于他过大的力道似的微微颤抖着。目光掠过它早已斑驳落漆的手柄与纠缠不休凌...

【斯哈/SSHP】假设救世主是小姐姐②

»OOC预警,手癌预警
»Emmmm是经典桥段2.0
»食用愉快√

//   

 

  魔药教室的温度像它的所有者一样,冰冷生硬而又不近人情。哈莉伸手将稍显单薄的长袍裹紧,却依旧抵挡不住仿佛从骨髓中漫出的寒意。

  她总是会不可遏制地想起斯内普教授的那双眼睛——漆黑的、深不可测的。然而就是这样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睛会在她来到霍格沃茨这短短的几天里数次看向她所在的方向。她是一个敏感的女孩子,更不要提11年在德思礼家的生活早已让她学会如何察言观色。

  斯内普教授的眼睛里没有恶意,他只是在探寻——探寻一些她并不明白...

【斯哈/SSHP】假设救世主是小姐姐①

»依旧,OOC预警,手癌预警        
»看了《当救世主不再是救世主》以后被这对CP戳中了...于是就emmmmm
»大概是一些片段式的,都是经典桥段吧
»碎碎念完啦√食用愉快

//   

        西弗勒斯·斯内普的眼角扫过他平常根本不屑一顾的格兰芬多长桌,不出意外地发现哈莉·波特——所谓的救世之星,黄金女孩,或者...

天呐 和自己以为丢了很久的手机久别重逢 激动到嗦不出话啊qwq
我收的图和我备忘录里的脑洞和我所有的表情包 好久不见qwq

是某科学的宝石之国(

补炮姐的时候忽然冒出来的想法,于是就付诸实践啦XD

入炮姐坑历程大概是这样的:LL→南球→fripSide→Only My Railgun→补番

可以说我是因为OP入的坑吧(躺

祝食用愉快www

BGM:Nothing to No One - Gin Wigmore

是新的尝试XD

第一次做剪辑 投稿了以后敲紧张

以及日常起名废…起名字的时候满脑子《世界的凛冬》 然后就emmm

碎碎念没啦 祝食用愉快w

1 / 9

© 平线 | Powered by LOFTER